第三百四十一章 法监庭

    世界的颜色好像改变了,红橙黄绿蓝靛紫,多彩的花衣蝴蝶纷飞在眼前,但盛宴再怎么宏大也终有落幕之时,象征那美好的蝴蝶四散飞尽后,展露出的是一片尸骨堆满的黑色荒原,从天下到地上只剩下最为分明的那两个色彩,刚逝去的人还有些许残渣,再久远的则不可见了。

    原来人死了之后,他的其他色彩就像蝴蝶一样飞散了,白色的枯骨堆在黑色的泥土中,最终什么沦为了黑色,倔强的白曾经再怎么耀眼,在死亡的颜色污染下也一样脆弱。

    许多面孔与表情走马灯一样快速从眼前掠过,沙耶加的难以置信的惊惶,巴麻美轻蔑与嘲讽的冷笑,以及彭举鹿目圆香他们的不知所措,还有晓美焰毫不掩饰的鄙夷与憎恶。曾经幻想中的世界原来是这么恐怖的地方啊,他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比以前认为的更加复杂,即便再怎么美好的掩饰,也没有谁从来没有丑恶。

    生命的气息一点点的从沈渠身上消散,弥留之际的时候,像似要证明什么与挽回什么一样:“我是,真的想救你啊”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看来大部分人的想法都很可笑与荒谬,只有他们认可的行为才是对的,而那些自诩为英雄的家伙更是喜欢用力量迫使所谓的反派放下他们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强行把别人的一切破坏干净后让人接受自己的价值理念。到底是为了救赎还是为了自我正义的满足,真的不能接受对方的行为,直接杀掉不就好了吗,偏偏要给对方套上枷锁,用道德迫使他们去做出牺牲。我不接受连思维都不自由的救赎后生活,所以你到底是要救什么?”

    沈渠毫无生机的惨白脸上出现了一丝诧异:“为什么和我说这么多?”

    晓美焰将脸凑到沈渠的耳边悄然且残忍的道:“事到如今还在自以为是,你的一切都在我利用的计划之中,包括死亡。”

    话罢,晓美焰回头眺望夜空,在那漫天的繁星之间,站在沈渠背后的人终于出现了。

    随着晓美焰的视线望去,沈渠的目光中爆发出了一丝希冀,从虚无中走出来的两个人,当前一个身着漆金的塑身白色制服,干净非常的外套挣钱闪烁着微微荧光,荧光构成的是一个方正庄严的徽记。而跟在这个人身后的另一个人沈渠是认识的,那是给予他心愿之种和初始任务,将他带到了新的世界中的男人。

    “晓美焰,我乃泛位面组织法事监察庭自由执巡,编号csx9922384doy400792,针对你加入备胎大联盟后入侵受保护世界并滥杀无辜掠夺密保一事**后,证据充分且确凿无误,现依位面法则对你进行逮捕,你的一切反抗行为将一并作为罪证呈交。”漆金色边纹衣装的青年男人初始了雕刻精美无比的执法证,威严方正的其实猛然铺开向晓美焰压慑而去,那股力量好像将一切的能量与生命活动的轨迹都固定在了允许的范围之内,不得越雷池半步,“本执巡还亲眼目睹了你袭击泛位面组织其他成员的行径,此事将一并调查清楚后连同之前的罪行一同做出公正的裁决。”

    不容置疑的决定语气让晓美焰感到了反感和不安,法监庭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晓美焰当初大闹备胎大联盟之后如愿加入其中,在获得了大量利益之时也不可避免的承担起一个泛位面组织普通人员所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因为备胎大联盟不是专门发放福利的傻瓜机构,泛位面组织这个大集体就更加不是,他们存在的意义永远是上级对下级的压榨。晓美焰疯狂的夺取其他世界的资源时不加手链,收集她的罪证实在是太简单不过,她在实力快速提升的同时留下的隐患也很巨大。

    攻略大联盟对新人的培养和保护可谓是不遗余力,因为他们对人员的甄选十分苛刻,所以每一个都是十分宝贵的资源,沈渠到现在为止还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他能同等程度的从心愿回馈中获得力量,而其他的人选最多只能做到获得一半能量的程度,仅凭这一点他就具备了加入攻略大联盟的资格。

    虽然攻略大联盟和备胎大联盟一样对成员有利用的行为,然而前者的成员及时是新人也是有相当好的待遇的,后者的新人则完全被当做消耗品还搏人品,从装备能力的配给和安全保障上两者完全不在同一等级,心愿之种可不是什么备胎大联盟里用贡献点能够换到的普通货色,即便是在泛位面组织中也是相当珍贵的战力宝物。把沈渠放到这个饱经动荡的魔法少女世界不可能完全因为阿莫奇的报复,他即便是精英也是没有把新人当做报复工具使用的权利的,这里危险性很高但机遇也不小,仅鹿目圆香和美树沙耶加两个人的心愿回馈就足以让沈渠进行一次巨大的蜕变,如果不是她得陇望蜀还企图攻略十分危险的晓美焰,晓美焰最后会不会死在沙耶加的剑下不得而知,只是他肯定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至关重要的宝物被夺走,连生命也危在旦夕。

    即便如此,攻略大联盟却实现了他们对沈渠的承诺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早已做好准备的攻略大联盟收集了晓美焰违反位面法的足够证据甚至请来了泛位面组织中最顶层的法监庭人员,对沈渠的保护做到了这个地步可谓是仁至义尽了。

    法即使规则,作为上位者用来控制广大民众的工具存在,虽然意识形态进化到了极高的程度,这个概念还是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当力量不足以突破规则的边界与承担相应的责罚时,再怎么凶恶与参保的人都只能在规定的范围内活动,一但超出只会面对被追捕致死得命运。因为信息量的不足,专门坑人的备胎大联盟没有专门给她讲述这个组织的存在,所以她没有将自己的行为会引来法监庭的可能性考虑到计划中,她能想到沈渠背后的组织会派人来,留他活到现在并废话了一阵也是为了一网打尽,只是超出计划所出现的这个青年执巡,看凭那压服一切的气场就能看出有多么可怕。

    晓美焰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落于绝对的下风,哪怕她将隐藏的底牌全部打出恐怕也不能突破那法的界限,更不可能对青年执巡造成任何程度的伤害,因为一个是囫囵吞枣积聚的力量,另一个却是沉淀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底蕴,高下不用分便可判别了。

    “我不知道法监庭是什么,你想来救人还是杀人都无所谓,何必说这些没用的话,难道还期待我跪下求饶吗?”晓美焰一步步离开沈渠的身边,不过因为只有一只脚上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有些一瘸一拐的。

    青年执巡没有任何动作,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晓美焰会从自己手上逃跑一样:“关于这一点我会相应的追求备胎大联盟的相关责任,不给新人任何指导便派出来也不是第一次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垃圾部门存在。然而做错了事不是用不知道就可以逃脱惩罚的,你有什么临别赠言我可以大方的让你说。”

    晓美焰一言不发的走到沈渠刚才所在的位置,从一脸担忧的彭举手上接过了自己的鞋子后却没有拿走鹿目圆香身上的会员证,她就像完全不认识对方一样,连目光都只是一扫而过。

    “没有什么话说了吗,还是说打算反抗?”青年执巡一幅万事尽在掌握的表情道。

    “想抓人还这么懒,你不会自己动手吗?”晓美焰回过头去,长发贴在受伤的脸颊上飘扬着。

    时间能随言而动,涤荡的丝线从空间中流走聚集,但那却是绝大部分人都看不见的光景。

    当一切被抽离了时间而陷入停滞时,青年执巡却一点都不受影响,法之条律链锁般扑向晓美焰而来,刚才她的冒犯显然已经触怒了这个高傲的青年。

    “企图静止时间来逃跑的话只能说明你还太过天真,在泛位面组织的控制之下,一切都要按照我们定理的法则来办事,就连时间也必须遵从法律”

    概念层度的交锋失去了具体形象的体现,但看到青年执巡的从容不迫和晓美焰的愁眉满皱就能轻易的看出他们之前的优劣,如果停止时间都无法逃脱,那不是意味着只有被捕接受未知命运的结局了吗?

    “沈渠,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组织可不会大费周章的来保护你了。”

    沙耶加的龙形正势剑不受控制的倒退飞出,然而沈渠的心脏处却没有想象中那样喷溅出鲜血,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就连伤口也没有留下:“你的心愿之种,执巡大人等会会还给你的,不用担心这一点。”

    裂成两半的天空明月突然间重新合拢到了一起,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的沙耶加察觉到了莫名的危机靠近迅速回身撤离,刚才被刺穿了心脏的沈渠还跪在地上没有爬起来,同样感受到危险的他刚刚抬起头,月上正中就有一股摧毁一切的光柱直冲地球而来。

    “不可能让你活下去,地月炮,哪怕是击毁这个岛国的路基,也给我杀了他”